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放花无语

持花而行,放花无语,让自己每天的每天都是好心情!

 
 
 

日志

 
 

梦回北大荒--我印象最深的几位哈尔滨老兵  

2011-07-17 11:50:54|  分类: 梦回北大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印象最深的几位哈尔滨老兵

    在连队的时候,我们习惯叫比我们早来一年的哈尔滨知青叫老兵,其实他们根本就不老,从年龄上也就比我们北京的知青大两三岁,只是他们比我们早到北大荒一年多的时间,我们到连队的时候就是他们接待的我们,从进了连队,是他们把我们这些十六七岁的孩子,背到宿舍里去的,因为宿舍里地上都是稀泥,是他们给我们打水洗脚,把我们弄干净了才上的炕,那晚我们北京兵的行李还没到连队,那天晚上我记得清清楚楚是和当时连队唯一的女干部副连长睡的一条被子。兵团的生活从那晚上就开始了。 
    在连队给我印象最深的几位老兵有:说话特别快、不干活也满身是泥的张副指导员(后调到营部任教导员),吃苦耐劳,毫无怨言的王副连长,说我挑沙子象跳芭蕾舞的瓦工班长,帅气严肃的孙副连长,做事一丝不苟,细致周到,特会关心人的由排长(连队的第三任副指导员)。。。。。。
    张副指导员给我的印象老是忙忙叨叨的,一句话没说完就又想起别的事情,干活拼命,可总不得法,不干活也弄的满身是泥,我们去了没几天他就调走了。他做教导员后1975年调我去营部整党,后来把我留在了营部中心学校,他对我非常好,给我很多帮助,他是我的良师益友,我不会忘记他的。
    王副连长作为一个女同志,在连队那是出了名的能吃苦耐劳, 做什么都没有任何怨言,可惜那么好的一个人走的太早了,我们永远怀念她。
    由排长做事总是那么认真一丝不苟,她特别爱学习,做我们排长的时候她的灯总是最后一个灭,她总是在睡前到各个班走一圈,关心和关照我们。她做副指导员后对她印象最深的就是她做全连总结,她的总结总是写的那么好,那么生动,那时候我特别佩服她的文笔,只要是她做总结,我都听的特别认真。还有就是他在我得阑尾炎时,天下着那么大的雨她果断的找人做担架,组织人楞是把我抬到了山下的团部卫生队,还找了她在卫生队的的同学 ,让她好好照顾我,真是细心周到。那次要不是她果断,我的小命可能就没了,因为后来的兵团医疗慰问团的团长说如果晚两个小时,我的阑尾就会穿孔,那将是很麻烦的事情。
    还有那个我忘记名字的瓦工班长,虽然,她嫌我不会干活,当天就炒了我的尤鱼,不要我了,但她在我心目中,是个又好看,又能干,还有着一技之长的很了不起的老兵,在连队时我总把她当成自己学习的榜样,我离开瓦工班的时候暗暗下决心,我一定要超过她。
    给我印象最深,对我影响最大的要说孙副连长(他是连队第一任副指导员)了,他自己可能都不记得了,虽然他在连队的时间不长,但他对我的帮助,让我受益匪浅。
在北大荒上班的第一天上午,我就被瓦工班长炒了尤鱼,下午就到了食堂,当时的食堂好象问题很多,连队的首长们三天两头到食堂来,不是批评当时的司务长 ,就是剋(kei)班长白猫,当时在食堂的北京兵只有我和小熊 ,我当时只有17岁,熊就更小了只有15岁,那时副连长经常来食堂,他人长的很精神就是太严肃,我和熊有点怕他。
    有一天我们开班务会,孙副连长也来参加,会上他讲了很多怎样把食堂搞好的话,然后非常严厉的不点名的批评说有人现在还象在学校一样,说话不注意,等等,虽然没有点名,可我马上意识到是在说我,我的脸色难看起来,嘟着嘴生气。班务会结束了我老大不高兴的刚要离开,孙副连长把我叫住,脸上的严厉没有了,语重心长的和我谈心,他说批评是为了我好,是为了让我进步,他和我谈了很长时间,那天晚上的日记我是这样写的:“今天孙副连长不点名的批评我,其实大家都知道是在说我,我很生气,他不分管食堂干嘛要来批评我,可会后他还和我谈心,说批评不是坏事,看你自己怎么对待,还说了很多鼓励我的话,有一句话我觉得他说的特好,“说话做事要三思而行”,我这人有时候就是心直口快,脑子没想好话就出去了,可他还说要学会长大,什么意思,长大是学的吗?” 日记中没有详细记当时我说了什么他批评我,过后这些事情也就忘了,可他说的三思而行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一句话,所以我记住了,那句要学会长大的话我因为没有理解也记住了,我们北京兵说是初中毕业,其实也就小学文化程度,因为我们是文革中升入中学的,中学是在复课闹革命中度过的,多数是学习毛选,学习社论和背毛主席语录,然后就是上山下乡,走上了社会,别说社会知识就是书本知识都没学多少,人小、单纯、幼稚是我们那批北京兵的特点,孙副连长的严厉批评和淳淳善诱的谈心,在当时是理解不了的,但好事懒事我还是听的出来的,好人坏人也能分辩出来,,我当时感觉孙副连长是在关心我,是在帮助我,是在教育我,是对我好才批评我的,才和我谈心,三思而行,我挺喜欢这句话,所以在以后的日子,我说话办事也会用脑子想想再说了,慢慢的也就养成了爱思考的习惯,孙副连长在连队呆的时间不长,就调到团里去了,当时还是六十四团,有时候我下山总会去看望孙副连长,他也很关心我的进步。
    1970年我在食堂, 做了副班长,不知道因为什么,连队在天天听的时候,从批判司务长小资产阶级思想浓厚,不知道怎么一下子转到批判我了,没过几天,就宣布把我从食堂调到了战斗班,而且连副班长都没的做了,那天我想了很多,突然,我一下子悟出了孙副连长说的要学会长大这句话的含义,他所说的长大原来不是指身体和年龄的长大,而是思想,是世界观,是人要成熟起来,老练起来,要有自己的主见,是成长。一个有思想有能力,老练成熟的人,那才叫长大了,这种长大不是天生固有的,是要学习要总结的,是要在实践中不断学习不断磨练才能真正的成长起来。那晚我想了很多很多,想起在食堂孙副连长和我谈心时曾经说过的话,人不怕犯错误,怕的是不能正确对待,最后我自己决定,虽然我到战斗班了,副班长也掳了,但我绝对不闹情绪,要管住自己不发一句牢骚,不管连队怎么批判我,(我其实当时真不知道为什么批判我,现在也不知道)我都要在战斗班好好的作出个样子来,我要自己学会长大。
    三思而行,要学会长大,从那天开始成了衡量和约束自己的尺子,说话爱思考了,做事也老成多了,在连队我经历了不少的风风雨雨,不管怎样我都能正确对待,我的磨难我的努力没有白费,我入了党,做了连队的副指导员,我不能说我自己已经长大了但我一直在学着长大。
    孙副连长虽然离开了连队离开了兵团,我们四十年来从没有过联系但当初他对我的批评帮助的话,却伴随了我一生,我经常和我的同事,我的战友,我的先生说起他,说起他怎么批评我和怎么对我好。说真的人是很奇怪的,有时候一个人一句话,真的会影响人的一生,那个人用不着有多伟大,那句话也没必要多华丽,只要受用,只要对人有帮助,就会一辈子忘不掉。
  没想到四十年后的今天,我们都出现在网络上,我们二连的许多人在网上重逢相聚,当我在二连的名单里看到孙副连长的名字时,激动的迫不及待的把四十年前他批评我的话打了出去,现在看看有点语无伦次,还是那么冒冒失失的,其实我最应该说的是声:谢谢
    谢谢他在我人生浑钝不开的时候给予我及时的批评,谢谢他对我的帮助,谢谢他那两句“说话做事要三思而行”“要学会长大”的话,正是那两句话一直激励着我,一步步坚强的成长。他是我在兵团的第一位良师。
    谢谢哈尔滨的那些老兵,当时我就是以你们为榜样,在北大荒风风雨雨的走过来了,回首往事,更加思念兵团的战友。我们已年近花甲,就让我们在这网络上相聚,重叙当年的友谊,度过一个快乐有意义的晚年.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